作家專欄吳東龍的東京大人味觀察

以設計為核心,學習、觀察、書寫、出版與從事設計工作。 2006年起於華文地區出版《設計東京》系列,現為作家、書籍編輯、視覺設計師與專業講師,亦從事展覽、書系與講堂規劃等工作,更參與廣播「建築美樂地/遇見設計」單元錄製,於台 · 港 · 中參與講座及主持活動逾百場。文字、設計作品見於兩岸三地媒體與出版。近期出版《100?東京大人味發見》。

樹好聊嗎?讀《跟一棵樹聊天,聽他的人生哲學》

發表時間:2020-09-15 點閱:274

其實我不太懂得「吃素」=「不殺生」這樣的邏輯,因為在我認知裡,植物也是有生命的,只是因為我們聽不見植物的吶喊,看不到植物的表情,但不一定就代表植物沒有感受吧?但以人類的角度來看,植物是不是由於不擅於表達情緒或是聲量太微小所以可以當作沒聽到所以被吃掉。其實這些無關道德,就是以邏輯來講。(畢竟我還是正常吃肉吃菜,享受大自然帶來的恩賜)

 

 

就像曾經讀過的惠子問莊子︰「子非魚,安知魚之樂?」(你不是魚,怎知魚HAPPY?)莊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魚之樂?」(你也不是我,怎知我不知魚HAPPY)這段對話最後被莊子強辯的辯論技巧說:「子曰『汝安知魚樂』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問我。」(你問我說:你怎麼知道魚HAPPY?代表你知道我知道魚很HAPPY才問我的呀~)最後莊子竟說:「我就是知道!嘿~嘿~。」然後句點結束。其實當時惠子只要加一個「乎」(or not)字變成「安知魚樂乎?」(怎知魚happy or not?)莊子就不用那麼霸道了,哼!(氣什麼?)這段主要說,每個生物真的都不一樣,不要以為自己都知道,這就是所謂「易位思考」的重要性了。

 

 

講到這裡才要切入主題說最近SOUPY送給我一本書是溝通師春花媽著作,SOUPY畫的《跟一棵樹聊天,聽他的人生哲學》,我看了1/3之後覺得很過癮,但一度中斷猶豫要不要繼續看下去,因為書裡描述春花媽和植物的對話,春花媽除了能跟動物溝通,竟然也能和植物聊天實在太可怕了!但到底是真溝通還是有想像的成分呢?我偷偷問了也會動物溝通的朋友S,他說對呀,他也會跟植物溝通。於是我又追問,那你會跟小強溝通嗎?「跟小強溝通幹嘛!」他回我。「可以請他和他的夥伴離開這裡呀!」我回答。然後就已讀不回了。

 

 

不過是不是真的其實對我來說不太重要,因為我的樂趣在於如果是真的,植物對事物的理解與邏輯實在太有趣了。裡面有描述到一則關於春花媽遇見一個植物生菜,給她的訊息是:「我好好吃,我喜歡給人吃,你吃我,我好會長唷,會養你!」結果把生菜請回家後,一直長不好,發育一天爛一天,結果發現,生菜只是不想長在原來的地方所以撒了謊給春花媽帶回家。帶回家後,又怕被人吃掉,因為覺得人很大,應該會把他吃光,所以長不好以求自保。後來春花媽答應不吃之後,生菜活得很好很久還長很多枝葉。這故事實在太有趣了呀~

 

 

後來SOUPY跟我說書裡的插畫原畫要舉辦線上拍賣,結果我就投了幾張標之後就忘了這事。有天朋友S說,你是不是標了一張插畫,我說對,「恭喜得標了!」而且我的款項要捐給中華鯨豚協會,實在是太好了,我喜歡鯨豚呀。

 

 

雖然很害怕身邊的植物一直在偷瞄我然後彼此竊竊私語,但後來我還是把書給看完了,我想之後會多跟他們說點話:「你們要是說敢我壞話就炒來吃!XD」